dear林琅

不写啦,有缘再见

〔昕博〕 长醉

自制尼泊尔狗腿子军刀一把。

专虐许昕。

感谢阅读。

1.

许昕拒绝人的时候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他们一前一后走进咖啡馆,坐下来。许昕体贴地倒好白水,点了对方喜爱的甜品,还顺带问好,绅士气十足。只是他的语气随意,听起来无关痛痒。

然而他接下来的话却如同清夜闻钟,如当头一棒。

他自自然然地开口,诚恳的语气:

“对不起,诗卿。”

“我回来…不是为了结婚。”

“至少,不是为了和女人结婚。”

2.

高诗卿第一次见到许昕的时候是在加州的一个小酒馆里。

许昕是那里的驻唱歌手,颇有名气,也很怪异。他爱唱中文歌,坦坦荡荡唱去听歌的大部分人都听不懂的中文歌。因为唱的好听,大家也都很包容。...

2016-12-11

【獒龙/昕博】 相逢只怕来不及


张继科喝完最后一口酒的时候,大部分人都还没有吃完。

他站起来,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哥几个,到点儿了,我该走了。”

方博也放下还剩下大半杯白酒的杯子。

他抹抹嘴唇,看不出来是醉了还是没醉,眼睛倒是暗淡得很:“哥,我跟你一起。”

张继科欣然接受,说:“好啊,一块儿。”

马龙默不作声地抓起一旁的西装外套:“我……我送送你们。”

方博急急忙忙摆手:“龙队不用了,你这伴郎走了不太合适……”

“我也送送你们。”许昕说。

方博闭了嘴。

张继科继续笑:“行啊,新郎都来送了,索性更不合适一点儿咯。”

马龙踌躇半天才说道:“走吧……方博儿。”

许昕喜宴的地点在这个酒店...

2016-10-04

【全员向】从南到北

〔全文清水不开车,不喜者勿入〕

〔中国乒乓球男队一队群像,不含教练〕

〔友情向爱情向自取〕

〔推荐BGM:郑迦文《Goodbye My Lover》〕

〔承蒙厚爱,现在开始〕

是冬天,寒风刺骨的冬天。

雪拥着风卷携漫天的白,纠缠着青春和年少。

而他们踏着时光,慢慢悠悠地,从我们每个人心里,迤逦而来。

马龙缩着脖子,裹着一件儿橙色的羽绒服,背着球袋,整个人肥肥大大的,像个滚圆的橘子。

他围着一条纯灰色的围巾,把脖子遮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儿。干净明白,像一个仍涉世未深的孩子。

他头发上落了雪,恍惚间就像一起走到了白头。

他的声音带着鼻腔,奶声奶气地说话。高兴...

2016-08-31

【獒龙】 你还要我怎样

〔全文清水不开车,不喜者勿入〕

〔玻璃渣一杯〕

〔推荐BGM&本文灵感:薛之谦    《你还要我怎样》〕

〔现在开始〕

马龙结婚前一晚,约了以前乒乓球队的所有兄弟到饭店吃自助餐。

他包下了整个饭店,浩浩荡荡一大家子人。

马龙人缘儿好,邀请人几乎没有不去的。上到刘国梁,下到樊振东,横跨了二十岁。凡是和他相熟的乒乓国手都到了。

马龙特别高兴,他穿着件儿白衬衫,刘海儿软趴趴的,举着杯白酒,到处跟人胡扯聊天儿,从一个团座跑到另一个,时不时仰天大笑,笑得见牙不见眼,显得格外有活力。

他面皮白,白衬衫和短刘海又减龄,笑眼眯眯,还是那么有感染力。一眼望过...

2016-08-26

【獒龙】张继科先生的病例报告

〔全文清水不开车,不喜者勿入〕

〔萌向獒龙,脑洞大开〕

〔巧克力奶一杯〕

〔含少许昕博〕

〔现在开始〕

送诊病人:

张继科。

送诊人:

中国乒乓球国家队男队。

送诊人描述病症:

刘国梁:  “

最近张继科很不对劲儿。

非常不对劲儿。

极其不对劲儿。

……具体哪儿不对劲儿我也说不出来。

                       ...

2016-08-26

【獒龙】那不是饼干儿呀

〔全文清水不开车,不喜者勿入〕

〔藏獒吃醋,龙队别扭〕

〔两人实力虐男乒,女乒实力看热闹〕

〔建议先补一下我的《那不是玉呀》〕

〔略OOC〕

〔现在开始〕

马龙喜笑颜开,小奶脸笑成了一朵花儿:

“继科儿呀!先别练了,快过来!石川带来了爱酱给你的饼干儿!”

“继科儿快过来呀!你最爱吃的!拍黄瓜味儿的啊喂!”

“继科儿!”

“继科儿?!”

“张继科!!!”

“靠……不好意思啊石川他耳朵不怎么好使我代他谢谢你啊他肯定会很喜欢的你慢走慢走再见再见恕不远送后会有期。”

马龙一生起气来语速就特别快biu biu biu跟机关枪似的,叽里咕噜说一大串也根本不顾人家妹子听不听得清,说...

2016-08-23

【獒龙】 夏天的太阳

〔全文清水不开车,不喜者勿入〕

〔继科儿文艺青年,龙队实力宠溺〕

〔想抒情来着结果没崩住〕

〔略OOC〕

〔现在开始〕

张继科后来常常会想起这么一天。

那天是休息日,大北京的三伏天儿。

外边儿金光灿灿的阳光跟不要钱似的撒一地,让人不得不眯着眼睛看太阳。蝉一声声儿地叫,热浪一阵阵儿地猛扑,堵得人不愿意往外伸一根儿手指头。

他和马龙窝在宿舍里头睡觉,哪儿都不愿意去。天儿实在太热了,连出宿舍楼吃饭去都是一种勇气。

拉着窗帘儿,房间里昏沉沉的。

一台台式的大风扇风力开到最大,嗡嗡地不停转头。一会儿呼腾呼腾转他这边儿来了,一会儿又呼腾呼腾转马龙那边儿去了。他俩就这么半睡不睡地数大风扇...

2016-08-22

【獒龙】那不是玉呀

〔全文清水不开车,不喜者勿入〕

〔萌向獒龙,细节即上帝〕

〔含少量昕博〕

〔又名“虐蟒记”〕

〔所以开始〕

张继科脖子上挂着块儿玉。

那块儿玉他宝贝得很,到哪儿都不放下,洗澡都戴着。平时比赛训练就把绳子一转兜到后头去,完了就把玉再拨过来。

可有总归忘了拨回来的时候,这时候就让人感觉他跟戴了根儿绳链似的,走到哪儿哪儿都说他少女感up。

张继科在乎的只有两个,乒乓和马龙。所以不太在乎少不少女感的事儿。

然而马龙有点儿轻微的强迫症,每回儿看见张继科脖子上玉反了都给拽回来。

日久天长,成了习惯。

张继科每次比完赛或者训完练都支楞着脖子杵到马龙面前,让他把玉拨回来。别人不许动,谁动...

2016-08-21

【獒龙】一步之遥(短篇 一章完)

〔全文清水不开车,不喜者勿入〕

〔双向暗恋〕

〔略虐〕

〔略OOC〕

〔所以开始〕

张继科有些颓然地放下了他一直紧握的球拍。

我输了。

你赢了我。

方方面面。

马龙满场比心的时候,张继科一直盯着他的背影,五味杂陈。就好像多年前他嚣张地撕掉了上衣,转身却看见马龙一脸落寞地低下头一样。

不止如此,还有一点,他知道这个心是比给谁的。

一个女孩子。

马龙喜欢的女孩子。

女孩子。

我们可都是不可一世的人。

我在皮上,你在骨里。

张继科慢慢扶住腰,摸着扭伤后打了封闭的地方。

太他妈疼了。

他刚想不顾一切坐在地上延缓疼痛,却又立马忍住了。他怕别人以为这是他的坏脾气。他怕马...

2016-08-20

【启副】 每个你 (百粉点梗 甜篇)

这天晚上,张氏夫夫依照惯例依旧请齐八陈皮吃饭,依照惯例依旧给他们俩端了一大碗狗粮来吃吃,依照惯例依旧他们两个人在一边甜甜蜜蜜互相喂食。

 

其实主要是张启山在喂小副官。

 

喂完大排骨喂白菜,喂完红烧鱼喂青菜,喂完粉蒸肉喂萝卜。

 

小副官:“张启山里钙喂窝磕胡菜更晚别上我类矿!”

 

(张启山你再喂我吃素菜今晚别上我的床!)

 

张启山:“好好好,你吃肉。”

 

齐八含泪挖了一大勺狗粮,忠犬什么的最讨厌了:“我压抑不住洪荒之力了皮皮你拦住我。”

 

陈皮恼羞成怒地:“你大爷的别往我身上蹭!老子不...

2016-08-13
1 / 3

© dear林琅 | Powered by LOFTER